溧阳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热血狂神 第038章 玄武宗规!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7:10 编辑:笔名

热血狂神 第038章 玄武宗规!

阴雨蒙蒙,凄凄沥沥,落在楚洛的身上,一点点的洗刷掉楚洛身上的血水,血水混着雨水变成血雨,顺着楚洛的十指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楚洛走过,身后是一条血痕。

今日,在门前的遭遇是楚洛完全没有想到的,楚洛有信心击败庞云,本想着灭了庞云,帮助师傅夺下掌门之位。但是,碰到那种场面,也说不出是为什么,楚洛没有丝毫的犹豫便走了出去。

脑子里只有一个字,杀。

然而,这就等于是对玄武宗开战,楚洛很清楚,面对偌大的玄武宗,自己几乎没有胜算,这一次,自己的确太鲁莽了,甚至有些轻重不分,可是他很肯定,如果再有一次这种事,他还会如此选择。

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局面,楚洛的心也就坚定了。

热血燃烧,战,战到最后一刻。

所以,一路上,犯者必杀,楚洛才来到了后山望天台。

楚洛一步步的走,甬道的两边是数十个手持长剑的弟子,那些锋利的长剑均是直指楚洛,但却没人敢动手,就连楚洛的身后,也有很多玄武宗弟子。

就好像众星捧月一般,楚洛来到了望天台下,他甩了甩头,将头上的雨水甩掉,而后微微仰起头,直面二长老和庞云。

数百位高手骚动起来,有些人对楚洛的行径感到气愤。

“哼,好狂妄的小辈,竟然敢残杀门人,我去教训教训他。”

“师弟,切勿莽撞。”

“师兄,就任由这小子撒野,我玄武宗颜面何存?”

那个师兄冷笑道:“哼哼,你我云游在外,并不知宗内之事,但是,就凭方才那报事人所报,你认为此事会没有缘由么?”

“这……!”

那个师兄看向楚洛,而后淡淡一笑道:“我倒是感觉,这小子有点意思,这个性格,我喜欢。”

这数百高手,半数都是常年在外,然而方才二长老和庞云强抢女子之事,使得他们十分反感,而且,平日里他们心中其实也都有数,这玄武宗如果落在二长老手中将会怎样。

所以,虽然楚洛倒踢山门,这是大不敬之罪,可现在却没人站出来指责楚洛,除了二长老手下的那些嫡系。就连四长老也开始察言观色,各不得罪。

玄武令眼看到手,却功亏一篑,二长老气的胡子都在发抖。

此刻看着望天台下的楚洛,二长老怒斥道:“好啊,好你个楚洛,竟敢倒踢山门,残杀同门,残杀师长,你该当何罪?”

楚洛活动了一下双肩,未发一言,而是伸手一指,指向了望天台旁的玄武碑。

说起这玄武碑,乃是玄武宗开山祖师所立,碑文上所列的就是玄武宗三十六条宗规,六年前,楚洛偶然撞见徐春强抢民女,便在此地将徐春打伤,而后就是这个二长老,当即要将楚洛重罚,楚洛一怒之下一拳砸裂了玄武碑惹下大祸。

好在,当时掌门还在,责罚了徐春,但楚洛砸裂玄武碑也受到了惩罚,好在是保住了性命,没想到今日情形竟是与当初出奇的相似。

玄武碑已经被修复如初,屹立在望天台的一角。

众人均是不解,楚洛这一指究竟是何用意。

二长老银眉微皱,看了看那足有两丈高的玄武碑,冷冷一笑道:“哼哼,楚洛你这是何意,难不成,你还要向六年前一样,砸裂这玄武碑不成?我告诉你,今天可不是六年前,容不得你撒野。”

楚洛冷哼一声,看向玄武碑

热血狂神  第038章 玄武宗规!

,朗声道:“二师伯,你敢不敢将那玄武碑上的第三条戒律念上一念。”

二长老当即怒道:“哼,你算个什么东西,竟也敢驱使本座?”

正在此时,灵儿走到了玄武碑前,举头看着玄武碑,目光落在第三条戒令上,而后高声念道:“玄武戒律,第三条,凡我玄武门人,身份不论高低,实力不分强弱,均不可欺男霸女,更不可无故伤人,万事应善念为先,违者,轻则潜出山门,重则力斩不饶。”

随着灵儿一字一句的念出,二长老和庞云的脸色接连转变,到现在他们才明白楚洛是什么意思,这玄武碑上的戒律,他们已经严重违反,而且,就在方才,他们似乎已经在玄武宗诸位高手的面前,承认了这个事实。

二长老心中懊悔不已,暗怪自己太过心急了,方才的事处理的太过草率,早知如此,方才就该绝口否认,虽然他并没直接承认,但举动却已经是默认了。

庞云看到二长老脸色难看,他也知道问题似乎有些严重了。

然而,楚洛虽然一句话也没说,但是这一指,已经完全翻转了局面。很多高手的注意力也被转移到了宗规上,那宗规是开山祖师所立,不论是谁都必须要严格遵守,方才的事情已经严重违背了宗规,真要是深究起来,庞云的行径一旦落实,轻则潜出山门,重则就要就地处死。

“欺男霸女,这的确违背了宗规,此事外面的数百村民都能证实。”

“恩,看方才的情形,二长老似乎已经默认了。”

“哼,老祖宗留下的宗规,竟然明目张胆的违背,真是岂有此理。”

身后的议论声全是这种声音,二长老听的心乱如麻,那庞云耷拉着头,偶尔回头看一眼,饶是他狂妄无比,但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他只能忍着。

此刻,六长老走到二长老的身前。

“二师兄,这玄武碑上的宗规乃是开山祖师所立,这,没错吧。”

二长老沉着脸,眼角抖了抖回道:“没错。”

“哼,这数年来,你的门下弟子,在方圆百里的村落之中所做之事,就不用我一一多说了吧?”

庞云顿时走上前来,冲着六长老喊道:“你血口喷人,你有何证据?”

六长老怒视庞云,狠声道:“证据?那数百村民就在山门外,要不要将他们叫来认一认,啊?”

庞云当即缩了回去,表情尴尬到了极点,二长老斜睨了庞云一眼,更使得庞云不敢抬头,这所有的一切,看在那些高手的眼中无疑已经证明了事实。

二长老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一次机会的,他眼珠转了转,强自压下了心头的怒火,一张脸竟是隐隐露出了笑容,只不过这笑容显得有些僵硬,有些牵强。

单手放在胸前,捋了捋银白的长髯,二长老哈哈一笑道:“哈哈哈哈,罢了罢了,六师弟,我想今日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吧,云儿就算违背了宗规,你那宝贝徒儿楚洛,倒踢山门,这也是犯下了大不敬之过,我有一个想法,你看看如何?”

六长老冷哼一声道:“哼,洛儿虽然倒踢山门,与宗规不符,那也是情有可原,若不是洛儿,恐怕你们就要对那些山民大开杀戒,斩草除根了吧?”

二长老的表情凝滞了片刻后又勉强笑起来。

“呵呵呵,好好好,既然大家都犯了宗规,那就要由掌门来裁定责罚,今日,我们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这掌门之位么?六师弟,你该不会是有意转移大家视线,想要用那什么宗规,来逃过那八天前的约战吧?”二长老将话题迁回到了比斗上。

这一次轮到六长老有些语塞了,不管怎么说,今日玄武宗数百高手齐聚于此,目的就是一个,观战楚洛与庞云的决斗,借此来产生玄武宗下一任的掌门,掌门由这种方式选出,似乎有些滑稽,但是二长老在宗内根深蒂固,实力庞大,根本不会有人愿意牵头出来说什么。

所以,这一战是在所难免。

可战,楚洛必死无疑,这一战的胜负已经定下来了,然而如果让二长老做了掌门,谁还敢提那庞云触犯宗规的事,到时候反而会在楚洛倒踢山门这件事上做文章,楚洛还是死,或许根本等不到那个时候,就在这望天台上,楚洛也未必能保住性命。

正在此时,楚洛身形一晃,直接上了七尺高的望天台,来到了六长老的身边。

他先是看了看六长老,布满了血丝的双眼带有几分安慰和自信,而后楚洛转回身,盯着那二长老冷声道:“二师伯,请吧。”

楚洛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意思很明显,让二长老不要再多废话,赶紧靠边站,没有一字一句的废话,很微小的一个动作却是充满了狂霸之气。

不少人见到楚洛这样的举动甚至赞许的点了点头。

武道修炼敬重的就是强者,这个强,未必指的全是实力,还有性格和霸气,他们虽不知道楚洛的实力如何,但小小年纪,面临如此场面临危不惧不说,一个动作竟然霸气侧漏,单凭这一点,已经赢得了不少人的赞许。

二长老眯缝了一下眼睛,一抹杀机隐含在眼中,他就这样盯了楚洛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楚洛此时的手势,是一种赤裸裸的挑战,须臾之后,二长老缓缓点了点头。

“好,好,我不得不说,你是我见过最狂的一个人,我很希望你能狂到最后。”

“我会的。”

楚洛很坚定的三个字,让二长老在这一刻,忽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心里生出一丝恐惧,这是二长老从未有过的,二长老急忙在心里默念:“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楚洛今天,必须要死。”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是医保定点单位吗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是定点医保医院吗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手术价格是多少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大概费用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免费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