溧阳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温凌用漫画表达社会化定义的临界性

发布时间:2019-11-25 08:34:44 编辑:笔名

温凌:用漫画表达社会化定义的临界性

2014年10月4日,由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和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主办的 新艺见 艺术讲座系列之《温凌:无可取代的日常》在尤伦斯当代艺术报告厅举办,主讲嘉宾包括艺术家温凌、艺术家王光乐和自由策展人孙冬冬。 讲座开始前,项目策划人常旭阳这样评价这期艺术讲座的主讲人温凌: 温凌是年轻艺术家中的代表,他是这样一位艺术家,他不局限于某一种创作媒介,但是他往往会在三五年时间内死磕某一个创作方式,他出身于中央美院的科班,但是他却没有采用他受教育数十年的创作方式,而是采用了摄影、漫画以及动画等形式,在他的摄影和绘画作品中随处可见看似随意的角度以及潦草的线条,但是用心之人又可以处处发现艺术家在这儿期间可以而为之的一些用心,所以今天我们也很高兴能够请到温凌来分享一下他十多年的一个创作经历。 作为温凌的好友,艺术家王光乐和自由策展人孙东东也在现场与温凌一起共同探讨艺术家的艺术。以下是温凌的讲座实录: 温凌:用漫画表达社会化定义的临界性 下面要讲的是我最近主要进行一些探索的东西,就是叙事性的作品,也可以叫漫画。从04年-09年,我画了刚才那批作品以后做了一个展览,做完展览以后像上次仇晓飞说的有半年时间什么也不干了,他也有过那个时候,半年时间或者快到一年时间什么也不干,就是想下面我要做什么,反复思考,到底还要画那种画吗? 后来想了半年时间,受到一个美国的艺术家约翰和一个中国的艺术家烟囱,主要是这两个艺术家的影响,我开始决定要画漫画,画这种叙事性的作品。约翰和他周围的好多人都是罗德岛艺术学院毕业的,他们影响我特别深,他们进行一些创作也是和卡通有关,但是很明显的是在一个边界内在享受这个边界内的一些趣味和欢愉,我不知道不是有意无意的,我觉得是有意的,在有点儿对抗非要跟边界较劲,非要置于边界和颠覆边界做临界性和多层性探索的趋势,所谓当代艺术的一个大趋势,有点儿是不是要对抗还是那种劲,我觉得有一点,故意要在一个很传统经典的边界内享受那种愉快和傻乐。 我受到这两个艺术家的影响开始画漫画,最初的时候我只能画比较简单的线,比如一个圆,特别简单的五官,汽车,轮子什么都非常简单,有好多朋友看了我的一些漫画觉得你不是故意画的那种拙,或者故意画得特别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竭尽全力画成这样的。我也画一些奇怪的超现实的作品,也画一些现实的作品,但是它的灵感都是来自现实中给我带来刺激的东西。 比如我画小猫它腿断了,我太太她有一阵脚坏了,老拄拐,我天天看拄拐的人,所以画那个小猫腿断了。 说一下我为什么画一些奇怪的头,我觉得还是和我从小看我爸爸画的小猫、小狗全都站起来了,他们在一块玩这种奇怪的事有关。所以我对一些奇怪的头也很感兴趣。我画这些形象,就像刚才说的都是来自于现实生活中给我的一些刺激,有一些我知道为什么能够这么画,有一些我是搞不清楚为什么,但是还是和我的某些个人经验有关。比如最上面那个头画的是我爸爸,他画的五官是来自那儿呢?来自我每天出门以后我们家门口的大楼,这是我天天出门见的东西,我一这不是一个人的脸嘛,这不是我爸的脸嘛,就画成我爸的脸。右边那个眼睛和耳朵都是和性器官有关的一些联想,包括左下角形象的嘴,很多都是跟性的一些联想有关。 我也做一些像F或者是旁边王小乌,王小乌是我原来的一个同事,我把这些字母和数字这些元素加入到我的作品中,比如他在现实生活中他有一个社会化定义,这个东西叫 小 ,这几横,这几竖填在一起叫小,这几横这几竖加在一起叫F,我希望把这种定义的形状和一种直觉的形状联系在一起混淆一下,它会有一种临界性。

经典语句
综艺
交通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