溧阳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中央经济形势分析会定调短期恐难加息

发布时间:2019-11-23 23:03:04 编辑:笔名

中央经济形势分析会定调 短期恐难加息

"上半年的经济数据不错,目前中央经济形势分析会正在召开,要定下半年的调控调子。我预测,未来宏观调控大方向不会变,但力度可能有所微调!"

7月17日中午,在看到国家统计局上半年经济增长数据后,中国产权市场发展研究课题组(以下简称RCPE)首席经济学家曹和平博士如此评价未来的宏观调控。

在中央经济形势分析会召开前后的关键之时,一月一次的央行紧缩措施令市场神经紧绷!

一位与央行关系密切的官方经济学家对本报说:"从紧货币政策基调不会改变。但奥运会前一两个月,特别是7月份的调控力度和节奏将有所微调,与过去惯例不同,本月可能不会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或者利率了。"

中央经济形势分析会定调

在7月17日的国家统计局上半年经济数据发布后,投资者再度将目光转向上周召开的中央经济形势分析会。

每年年中,决策层将针对上半年经济形势进行分析,确定当前经济形势,提出下一步的宏观经济政策。业内人士称,由于今年经济环境复杂,所以本次经济形势分析会的规格和重要性均超出以往。

曹和平博士也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最近两个星期,他正在给中央有关部门撰写《次级债影响中国经济及建议》的报告。这份报告的主要观点是次级债将深远影响中国经济,宏观调控政策应该保持平衡、稳定。

"虽然会议精神还没有公布,但是政策大走向在近期高层的调研可以看出端倪。就是要在通胀和就业之间取得平衡,宏观调控措施的力度和节奏会结构性的微调,但大的方向不会改变。"曹和平说。

7月初,国务院高层纷纷就外贸、企业经营和经济增长方式等问题到东南沿海城市调研。其中,以温家宝总理4日至6日在江苏、上海调研最为引人关注。

温家宝指出,要切实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加快结构调整,把握好宏观调控的重点、节奏和力度,保持经济在较长时间平稳较快发展,避免出现大的起落。同时他强调要努力把物价涨幅控制在社会发展可承受的范围内。

7月6日至8日,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浙江考察外向型经济运行和纺织企业发展状况,他强调要帮助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解决面临的具体困难;7月3日至4日,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到烟台市部分外贸企业实地考察。

高层密集调研企业给外界无限遐想,投资者预期,在上半年经济数据发布前后,高规格的中央经济形势分析会可能对当前宏观经济形势重新判断,并放松下半年宏观调控。

节奏微调:短期难调存款准备金率和利率

尽管从紧货币政策维持不变,由于次级债风险扩大,考虑地方的呼吁和就业压力增大,7月份的调控力度和节奏可能微调。

7月16日,浙江省经贸委表示,上半年浙江工业经济处于紧急运行状态。1~6月份,规模以上企业工业增加值和利润总额增幅比去年同期分别回落5.5个和17.8个百分点。浙江1~5月规模以上亏损企业超过一万家。

同时,前5个月浙江规模以上企业从业人员净增19万人,仅增长2.5%,是2000年以来的最低增长率,与去年同期净增41万人、2004年同期净增56万人相比,差距很大。

有浙江企业称现在遭遇"4把刀子和1根绳子"----即能源原材料价格猛涨、用工成本激增、人民币升值压力、出口退税下调和银行贷款难。并说现在的困难"看不到底"。

在国家统计局发布经济数据的当天,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首席经济学家祝宝良参加了一个有三十多位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到会的经济和金融讨论会。

"会上大家比较一致地认同经济下行的风险,在宏观调控基调不变的情况下,应该把握好调控力度和节奏。我个人认为现在经济过热的风险已经没了,短期内没有必要出台进一步的紧缩措施。"祝宝良说。

数据显示,6月份CPI再次大幅回落至7.1%,下降趋势明显;6月份外汇储备新增仅119亿美元,这是2006年2月以来我国外储新增最少的一个月份;同时,6月末M2增长17.4%,低于5月的0.7个百分点;6月末M1增长14.19%,低于5月末3.74个百分点。

"目前央行加息要看美联储是否加息,防止热钱涌入;同时,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要盯外汇储备和货币供应量。从7月份来看,不具备继续加码调控紧缩的条件。"前述官方经济学家说。

"央行上半年停止了升息动作,但是每月均调高一次存款准备金率。即使7月份既不调息,也不提高存款准备金率,也并不意味着调控松动,而只是节奏微调。因为上述指标如果在8月份压力增大,调控措施会继续出台。"这位经济学家说。

调控力度和节奏的微调将可能表现在其他一些行业和部门上,这包括前期国务院高层重点调研和关注的外贸部门和中小企业上----已经铁板钉钉的纺织服装业的出口退税率的回调;下半年人民币升值放缓;中小企业的资金扶持等等。

"总的来说,这些措施还是一些结构上的微调,通过财税政策对一些困难产业和地区进行支持。而信贷调控还有流动性回收仍然会从紧,不会全面放开。"庄健表示。

调控大方向不变

但第二季度GDP增长率大幅回落至10.1%,6月份PPI升至8.8%----20年左右的历史新高后,国家统计局给出了不太一样的答案。

"我们面临着两个比较大的压力,第一个是通胀的压力;第二个是就业的压力。"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李晓超表示。随后,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说,10%左右是一个合适的经济增长速度,下半年要稳速度、稳政策。

"国家统计局代表的就是中央高层的声音,这说明高层对目前的经济回落还是很有把握的。未来宏观调控在大方向上仍然是从紧的,不会改变方向,但也难以继续加码。"一位不愿具名的官方经济学家说。

而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郑新立说,2008年中国GDP增速在9.5%左右比较理想,可以缓解一下经济比较紧的形势,对抑制通胀、调整结构都有好处。

第二季度GDP增长10.1%----这一经济增速较上年同期大幅回落超过两个百分点,令投资者难以承受;但决策层却认为这一回落正常,同时也是合适的,这显示了决策层继续调控的决心。

在国家统计局公布经济数据的第二天,7月18日,曹和平所领衔的中国产权市场研究课题组发布了2008年中期宏观经济研究报告,报告认为宏观调控正在走入平衡,但目前从紧方向不能改变。

报告表示,在过去的27年中,中国经济年均增长率超过9.8%。在过去的5年中,中国经济度过5年的低通胀、高增长的"黄金增长"期,平均年增速超过10%。外界普遍留恋这5年,但过去5年的经济增长是建立在较高的资金、土地、人力、能源和环境成本上,这难以持续。

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的经济学家庄健说:"现在更加清楚的看出,过去的5年经济增长确实是过热的,中国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应当在9%,所以中国经济的调整还没有到头。"

央行有加息冲动 不提升值有利

经济观察报 席斯

央行在向全国人大财经委汇报时,没有提及加快升值的建议,而将下半年关注的重点转向了房地产业和中小企业资金短缺等问题。

7月16日的汇报是每季度例行的汇报会。今年4月,央行就一季度的经济形势向全国人大财经委汇报时,曾力主加快人民币升值步伐。

分析人士认为,央行此次没有提及升值,也许意味着人民币升值步伐将在下半年放缓。

应对通胀,央行只剩汇率政策

今年上半年,人民币累计升值幅度达到7%,已高于2007年全年的升值幅度。自2005年7月21日起至今年6月底,人民币汇率升值近20%。

据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介绍,今年4月,央行在向全国人大汇报时认为,汇率快速上升既可以抑制国内通胀也有利于改善国际收支不平衡。

贺铿对此持不同看法。他当时就表示,汇率快速上升首先对外贸是个打击,其二诱导许多热钱来中国,热钱进入中国后对中国资本市场影响也很大。

很多学者以及有关部委也对汇率政策是否能抑制通胀存有质疑。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货币理论与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杨涛说,央行本身对汇率政策在抑制通胀方面的作用也有所反复。

贺铿回忆,在那次会议上,央行一直在强调升值有利的一面,甚至没有提到可能的弊端。但是到了二季度,又变得不是很坚定,步伐有所放缓。数据显示,到今年4月,人民币兑美元一度出现了"横盘"的局面。

杨涛说,央行在宏观形势的判断和从紧政策的把握上与银监会有区别。当二季度银监会已经开始认为从紧政策应该部分松动的时候,央行仍然认为从紧不能放松。

央行的做法有其难处,今年上半年,由于美联储持续降息,央行很难通过加息来抑制通胀,而且当时很多学者认为存款准备金率达到了理论上的极限。

"今年央行之所以加速人民币升值是因为应对通胀,央行没有其他政策手段,想治通胀,央行只有汇率这一个办法。"国家信息中心经济学家梁优彩说。

收起汇率政策

一季度末期,很多地方外贸企业已经受累人民币升值影响,鞋厂倒闭、服装厂关门这样的消息不断出现。

在全国人大的讨论会上,对于商务部关于外贸企业面临的严峻困难,央行并不完全认同。央行认为外贸企业的确受到汇率升值的影响,但经营状况没有那么糟糕,事态没有那么严重。

2005年7月汇改的时候,央行也分析了对外贸的影响。央行行长周小川就曾表示,人民币升值以后,中国的出口也不一定会受损。

他认为,中国有相当多的制造业产品有价格调整的空间。

6月末,商务部经过对长三角、珠三角外贸企业的调研,明确指出,汇率升值对这些企业的压力非常大,并且将调研报告递交国务院决策层。一些学者也声称过快地升值将导致出口急剧下滑,失业增加,甚至出现"硬着陆"。

上半年外贸出口6666亿美元,增长21.9%,回落5.7个百分点,贸易顺差990亿美元,同比减少132亿美元。

"央行在汇率政策上的转变说明他们采纳了商务部的意见。"梁优彩分析说。

央行有加息冲动

其实央行提出汇率政策抑制通胀是考虑了一个转嫁因素。在进口品的国外价格不发生变化的情况下,人民币升值降低了进口成本。如果中国从国外进口生活必需品,如粮食,那么升值将降低国民的生活成本。如果从国外进口原材料,如原油、铁矿石,或中间产品,那么升值会通过降低成本而给企业带来降价的空间。

但是很多学者认为,等到转嫁效应显现,中国的外贸经济可能下滑,企业受损严重,热钱已经汹涌中国。

杨涛认为,下半年,央行可能会采取一些折中的政策思路,对贷款采取一些结构性调整,但抑制通胀仍是首要任务。

梁优彩认为,外贸企业问题有所缓解后,人民币将继续升值,这是趋势,不过将会是慢升值。

人民币升值放缓,那么央行采取什么政策抑制通货膨胀呢?杨涛说,央行内部现在也有一股加息的冲动,所以下一步可能要观察7、8月份形势,如果CPI有反弹,央行肯定会加息。他个人认为,下半年应尽量少用货币政策。

内燃机
双鱼座
电影